2020—在台北的日子:3月

2020 在台北的日子 3月

退役後我找工作找了很久,途中做了幾個案子,在面試的過程跟等待都特別難熬,最後的結果還是在服役時投出的履歷得到詢問,雖然過程中彎彎曲曲,但最後我還是從獨立接案變成按時上班的上班族,只不過又多了另個身份,就是要騎機車的機車族。

1.上班族的日子

上班下班,台北的機車族

台北的交通多麽可怕、擁擠、危及生命危險早在我考到駕照前就聽到這些形容,我很多台北朋友也都沒駕照,也不騎車,都是靠公共運輸或者走路來移動,對我這個之前只活在大直區附近的宅男來說,我對台北的移動方式所擁有的想像其實也是如此,捷運、公車、步行所能到的地方我都可以,不管時間。

然而對於一個一天時間從自由分配,到有固定消耗的額度後,上下班的耗時變得很重要,我也開始考駕照成為機車族,在台東的時候我都只騎腳踏車,只有騎得累,沒有騎不到的地方。為了把搭捷運通勤的時間省下來,我上下班都騎機車,因為還不熟悉台北的地圖與陸,甚至是馬路上的淺規則或者交通方式,有時候我在看哪裡可以轉彎或者要待轉都會有點腦暈,因為台北不是台東,只要不逆向,不撞到人,基本上都可以——然而台北實在太可怕,有的時候我都會因為不確定路況而繼續跟著騎,騎到一半才發現「幹我騎過頭了!」,這樣子的狀況。

所以我一直抱持著安全至上,穩定的速度前行為第一準則,就算被嗆爆我也要固守自己的安全……

台北的交通固然可怕,但我騎機車除了省下時間,也避免通勤遇上的大量人流,我每天都提早一小時多出門去上班,到了公司可以先整理、進入上班狀態,雖然晚上必須早早就寢,不過這對我個人來講也是調整身體的好方法,只不過每天戴著口罩,我的臉頰痘痘開始失控,這點真的讓我很無奈,我明明都準時睡覺了……

 

一間公司的組成、經營、成長,到團隊成員、狀況與合作方式,對內與對外的部分

進入公司這件事情,在面試時就好幾度被憂慮說,我真的能夠進入團隊做事嗎?我能夠很好地溝通嗎?能夠捨棄個人成為其中的一員嗎?

這個質疑應該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審視,我們一直被灌輸要能夠獨立作業,什麼事情都要會,而且要盡善盡美,努力讓自己成為明星學生,但是根本就不是那樣,學著怎麼合作才是未來進入社會的重點,然而我就這樣傻呼呼不反抗只思考與抱怨一個人很累,幾年過去到現在得到了現世報,我覺得永遠都要懂得質疑跟提出疑問,這不是不禮貌,禮貌地詢問,才是重點,我覺得這就是我欠缺的溝通力,設計執行力固然是重點,但我想我會先講訓練重點在「溝通力」上,其次是執行力,最後是學習其他領域的東西。

進公司前我也在想關於創業的事情,如果我自己有一個團隊該如何去帶領跟合作與討論,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有自己的個性歷史與背景喜歡的討厭的,都不同,該怎麼包容這些不同並且把每個人所擅長的引導在最正確的途徑上,我覺得那才是一個團隊的領導人最該做的事情,脾氣最不該存在,永遠都應該以工作的順暢、完整、細節為主軸,論事不論人,不過這有個前提,早在一開始找人就該把人的條件都限定好,因為工作能力強但人品差的人也是存在。(又或者我不該這樣想,好與差的相對性也不過是因我個人而有所差異)

從一個人執行的企劃到一個團隊執行的企劃,產生的規模、影響力與消耗的預算、時間絕對都不同,我以前都對自己帶著太大的信心,覺得一個人就能包辦所有事情,但這完全是過度自我膨脹的狀態,如今我已徹底明白,一場展覽的誕生或者活動背後的人力時間都是相當龐大的,更別提每個人同時會有一件以上的工作,大家都接近過勞能力的極限的狀態,於是如何分配、想清做事的模式、節奏、回報、討論與溝通,甚至是領導帶出一個團結的氛圍……如果只是一個團隊的其中一員,你可能會說我就負責好我自己的事情就好,其他人的我不用管,但其實這完全錯誤,想要成長就要學其他人的東西,偷偷學會並改進自己才能夠變強。

過往我一直想要成為能夠獨立作業的人,但我現在發現已我自己的眼界與所能接觸到的根本無法供應我繼續成長,所以能夠進入一個團隊、一間公司對我來說絕對是大大地有益的,到目前為止我都是以我自己的角度來思考,反過來,我也希望我能夠給團隊中的成員、公司很大的幫助。

 

 

社會的運轉方式,合作與溝通的方式(人的相處方式決定了事情發生的起始與成果),各式各樣的職業,個人、群組、社會、政府的關係

過往我獨立接案都處在被動的狀態,等待別人給我案子或找我合作,很少主動跟人談合作,想要做個企劃之類的,因為我都覺得自己就能夠做做看,從發想、收集資料、撰寫文案、設計製作到最後發佈,但其實我都只是在我自己的房間內彈奏音樂給自己聽,我現在更想要打開窗戶跟別人在陽台上互jam,就像那些因為疫情而隔離在家,在陽台上彈奏的人們一樣,互相交流能夠產生更多的想像與刺激,這是我所想的完美狀態,雖不見得會得到最完美,但如果不追求這個完美,我們就只能隨波逐流。

在明瞭了社會不只是我一個人,而是充滿各種個性、企圖心、夢想與壓力的人們,在每次的談話中都代表著一種企圖與原因,那些背景的原因是我所企圖去明白的,我也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更會溝通的人,能夠帶著寬容的心去了解不同的人,我在想這些「溝通」能夠讓我學會轉換角度來觀看,而這個轉換角度對我的創作也有相當大的幫助。

每個人的職業工作有他們的工作方式,分析每個人的工作方式挑選我所需要的,並且學習起來,我都興奮地要流口水了,喔天。

過往的工作經驗我只思考得到最多一個團體的層面,我卻沒有想到社會中的每個人,最後還有政府的運轉模式加上全球的傾象,雖然想得這麼多不見得會有幫助,但是我卻很喜歡這樣子的思考模式,能夠得到越多的資訊就能夠有越多的刺激,我得坦承,這也是為什麼我對創作靈感從‧來‧沒‧有枯竭的原因。

從別人的經驗來學習與分析,讓自己不斷成長。植物不會挑惕太陽的強弱,而是源源不絕地吸收。

 

2.下班後的生活

當你上班一整天下班回到家後第一件會做的事情是什麼?回到家後距離就寢只剩下約四個小時,所以我必須在這四小時之內運動、畫圖、整理文件、煮飯洗碗洗衣服、打掃房間……突然覺得很多事情呢……

安排與管理自己的時間

最近我上班都會利用蕃茄鐘來做事,這邊有個網站:https://pomofocus.io/25分鐘做事,5分鐘短休息,短休息並不是指睡覺那種休息,而是指可以去做別項目的事情,搜集資料整理資料那種,或是可以站起來動一動,伸展,我覺得都會對工作有所幫助,如果在二十五分鐘之內還沒做完就繼續做,做完了就先暫停休息,想休息就休息,也不用很強硬地規定自己。

然後一定要評估自己的工作時間,排行程表,工作進度,每日list,這些都會是很棒的輔助。至於下班後我都會在騎車路上先想好要做什麼,寫在備註,如果有意外的,或是當天心情不好,就應該當天想辦法讓自己心情變好一點,而不是一直累積,對身體不好。身心都非常重要。

 

週末假日

週末假日就是充電、找朋友、看展,參加活動,注意其他人也在做什麼。每天固定的訓練跟起床時間,讓自己習慣與適應,非常重要。你可以睡晚一點,晚睡一點,但都不要差太多,就像一個持續運轉的陀螺,軸心穩固,就算遇上了有些晃動,也不會因此停下,而是從些微晃動又恢復繼續運轉。

 

追逐自己的夢想

常有人說,當你工作之後就會慢慢忘記你當初真的想做什麼,雖然我現在也只是剛開始,不確定能跟大家說我永遠不會變,我只想說,如果你真的想要,那麼真的就是用盡辦法來達到,沒錢,我工作,沒時間,我擠出時間,沒才華,我拼死堅持……不過就這麼簡單而已,但其中的細項與細節又是非常的多,所以就別再想了,努力就對了!

 

3.關於「創作」(直播第二期內容)

關於創作一直是過往會有人跟我討論與詢問的問題,但其實每個人會遇到的狀況都不太一樣,所以在詢問這個問題之前,建議大家都先審視過自己、思考過自己的狀態是怎麼樣再去與人討論和詢問,這樣才能夠透過第三者的角度來解決問題或者找出問題,不然如果都沒想過,最後討論出來的辦法還是很套版,很固定,就是做那些事情,就沒什麼意義。

 

和平製品的自我介紹大家的自我介紹、如何介紹自己

之前上了圖文不符的課程,裡面有一堂課的課後作業是自我介紹,我那時候就在想,我跟團隊裡面的人自我介紹只說了名字,綽號興趣,然後就草草結束了,真的覺得太馬虎了吧,而且為什麼我居然會因為想說自己喜歡做什麼而感到害羞,甚至連自己有一個專頁都說不出口,自我介紹真的有這麼羞恥嗎?嗯,可能對我來說是。

我還記得大學主軸的第一堂課就是先讓大家自我介紹,然後給教授選組,我那時候還不懂自我介紹的意義在哪裡,其實那就是展現自我的第一個,越怪越特別越不跟人一樣就展示了個人當時的魅力,當然,我這麼俗氣的從台東來的小子還能想些什麼有趣的東西呢,上台一介紹居然有種好笑的樸素感,有不少人展示出了獨特的生活經驗與歷練或者厲害的短期發想結果所誕生的表演,自我介紹居然也變成了一種表演演出,這樣你還會覺得演講的人什麼都不需要準備嗎?

答案是不,只要你與不認識你的人要來產生連結,你就必須依賴本能或者先設想各種狀態來與對方交流,為了達成好的結果或者自我所渴望的,必須要有策略,而策略來自於渴求。所以變成這樣,外在刺激>個人渴求>策略發想>細節執行>得到回饋(外在刺激),這樣一個循環,所以一切都存在其非常理性的狀態,這邊讓我想到《王者天下》裡面將將軍分成智將、本能型、防守型、強力型,但我想在特邊選智與本能,一個是策略一個是直覺,但如果兩者都能存在並行,在適合的時候上場,我覺得這會是最好的狀態,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至於如何才是介紹自己的最好方法,因人而異,有些人會才藝,所以能給自己加分,如現場演出,但有些人比較文靜,那麼就該準確地說出自己的介紹,厲害的人就會在介紹時與他人產生連結,透過觀察他人的身上所擁有的符號來拉近距離……總而言之,如何介紹自己要先了解自己,才能決定策略,所以也請大家有空可以給自己做個自我介紹。

最後有個重點,就是要果決,選好要說的東西。

 

先有概念?還是先做再說?

過往我的習慣是先做再說,概念什麼的可以後來補上,但其實這一直都是錯誤的。

我一直都是偷懶去省略掉發想所需要的時間,包括資料收集、研究、測試然後調整,我很討厭做這些,但現在的我會覺得這都是完成一件作品,並且達到水準之上所需要執行的項目,這些真的非常重要,因為要夠完整才能體會到程序的構築,還有作品的核心也能透過多個步驟進行自我反省,不斷地詢問自己這件作品對自己的意義與用途,簡單說,就是拉長作品的時間,確認好每一步,反而是走到完成作品的捷徑。

但有的時候,如我,會因為情緒的感知而有很直覺的作品,我現在都會說那是畫爽的,因為就連實驗風格也是一個必須思考與安排的項目,而畫爽的其實就跟平常吃飯進食一樣,那是一種呼吸的方式,只是是看得見的呼吸。(不是鬼滅的某某呼吸什麼的……)

所以我非常強烈建議各位,先有概念、先有概念,不要先上車後補票。

 

傳達是最重要的嗎?如何來傳達?(暗示、聯想、譬喻、直球,說故事的方式,1001夜,人類需要一個啟明,一個提示,一個來自更高層的聲音)如何在概念與型式中做抉擇

過往我都覺得作品的美感最重要,雖然我論文還寫說符號的重要性,但我只著重在如何建立個人的符號,而不是符號在傳達的途徑上扮演的重要角色,甚至遺忘了「溝通」的本質是什麼。

好的作品分幾種,一是好看的作品,二是看得懂能產生共鳴的作品,三是一跟二的合體,也是幾乎完美的狀態,也是我開始要追求的方式。

過去我會一直納悶跟人溝通怎麼這麼難,但在聽了唐鳳講溝通這件事情後,我發現只要在與人溝通或者任何事情上,稍微傾斜自己的角度,將自己的容器接起對方的水,不在乎對方的水是髒是乾淨是什麼顏色,願意傾聽最後才是重點。(當然要讓對方能夠願意說,而不是強迫,強迫完全沒有用)

人們用文字語言聲音來溝通,甚至手勢眼神,伴隨著對對方的理解與經驗(傳達的成功機率就來自於背景的相近和理解的深度),我們可能可以傳達到,或者失敗,不放棄才是溝通的重點,就算只是暫時撤退,也不能輕易妥協放棄。

如果要談談圖像的傳達方式,其實我擅長的就是譬喻,透過一個物件來展開大家可能可以聯想到的物件,最好是有趣的物件,讓人看到圖像可以多一層思考,再加上文字的輔助,最後聯想到我想要講得核心,又或者其實只是透過物件來吸引人注意力,尤其是當大家都在談某件東西的時候,就是使用符號的時候,如果錯過了潮流,就有可能必須再多花費力氣來解釋,所以我現在也沒有這麼討厭跟風了,不如說有的時候我自己也會被潮流給打到,但我還是會逼自己站住自己的態度。

最後是概念與型式如何做抉擇,也是見仁見智,但我覺得現在的觀眾比較傾向喜歡有趣的形式,最好的狀態就是雙管齊下互相產生化學反應,就看大家自己的強項在哪裡,如果概念比較前衛,我會建議使用安全一點的形式來達成溝通,如果是比較普遍,像是大家都在討論或者都知道的概念或事情,我會建議可以用有趣、需要多思考的形式來呈現,因為思考也是需要時間的,你們只是把思考的時間一部分挪到去思考型式而已。

 

製作的流程、方式與預算管控

這部分就是比較理性的地方了。

在建構好柔軟的地方之後,你可以選擇直接裸露柔軟的地方,但你也可以選擇用堅固的水泥把它蓋成一間美好的水泥屋,那麼這就必須理性地去判斷,甚至建立表格、文件還有按計算機!

痾,但我目前沒有案例,我只是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大家可以試著去找自己的方法來做,如果未來我有案例也會跟大家分享的~

 

何謂好的作品?

能夠產生共鳴的作品,挑戰自己極限的作品,做完後不後悔不難過有體悟的作品。

如何進步?

定期發表作品、對自己誠實、對自己的作品誠實,然後每一次都要有個反省會。

 

4.和平製品的未來

我目前還沒有想這麼多,走一步是一步,因為我現在就是個職場菜鳥,正準備要努力學習!

但我也有發想很多活動企劃作品,請大家繼續follow和平製品,願大家身體健康,安然度過這場瘟疫!

By 超級想要去孤島躲避人群的 和平製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