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替代役的日子:完結篇

201909月-完結篇cover-01

2019年9月:替代役的日子:完結篇

1.退伍:最後的社會觀察期的結束

執行署

9月12號是禮拜四,端午節的前一天,是我身為中華民國國民男性需要執行的義務之一,也就是當兵,但不過我們這年齡接近的都跑去當替代役就是了,比起當陸軍或其他海空,相較之下也是遜色不少。我還以為這一年會過得很慢,一開始的時候我真的無法忍耐噎,對於環境、同袍、每天的機械行為、那些事情變成一種心理上無法負荷的壓力,簡直是要壓垮我,更別提我還偷偷接案,心裡想著不要跟設計圈脫軌,想要一直保持在同個水平線上,不要讓自己掉到海裡。雖然過程很辛苦,但是目前的結果看上去真的蠻好的,做了幾個案子,認識了一些人,接洽了一些可能未來會執行的計畫,至少目前有到自己規劃的儲蓄金額,我覺得算是人生幸運又大圓滿。

禮拜四那一天離開時,大印的學姊買了水果蛋糕給我慶祝,還知道我下個禮拜便是生日,學姊很懂我,知道我盡量追求低調,被碎唸幾句叫我不要偷偷馬上就走,我說好我知道,雖然沒有到感動想哭落淚,但還是難免有一點不捨,但是直到我坐上火車回到家,我立馬就忘記了在那邊大部分的記憶,原來我自己心底一直不想留存那些。

不過我在那認識了幾個對我好的人,也認識幾個跟我合得來的同輩,每個人的工作領域也都不同,讓我覺得替代役這段時間還算是有收穫,還是挺不錯的。可能之後做了賀卡,也會寄回去給他們吧,雖然無法親身回去,那就用自己的卡片作為代表吧。

 

 

同袍

去成功嶺的時候就認識了同一批的台東替代役,一開始在成功嶺的十多天確實保持蠻好的關係,但是在那之後就沒聯絡,果然人只有跟合得來才能湊合,有些我也以為能夠在分開後保持聯絡,但真的蠻難的其實。

那麽在同個分署服役的同袍呢?我與人相處的模式很簡單,喜歡的人就很好相處,不喜歡的人則是禮貌以待,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也不太會要求對方有所付出,但我會盡自己的能力關懷與照顧,也是一直到後來的幾個月我才開始跟幾位聊起天來,且聊得多,有時候聊得深有時候聊得廣,什麼都能談,我也清楚明白,自己不是那種需要太多朋友的人,只要有幾個摯交便足夠了,有時友情濃於血。

不過有時候我真的深刻地體會到,不是每個人都真的是有責任心的知識份子,有的時候只是一頭自以為有知識的豬,仗著學位欺人罷了。

 

 

研究所老師

「當兵沒有不好,這也算是你最後一個時間能夠觀察社會了。」說這句話的是我研究所的教授,他不苟言笑,人嚴肅得如同石像,在聽你解釋說明作品時總會認真地聽你說,那個認真的眼神是會把你的虛偽假面給拆穿的,無論你是完全胡謅或是準備十分,他總會讓你卡住,然後深思詢問自己的疑問或者思路是正確的嗎?我覺得人跟人的相處就是鏡子那樣,很少人會對你的思想或者想法有重大的駁回或是批判,因為做出這樣的行為是會導致情緒的波動的,紛爭吵架,但是老師一點也不怕這些,他要你片體鱗傷或是痛得深刻知道自己的思想的不足之處……老師就是這麼可怕,但我還記得老師請我吃飯時所露出的笑容,嘴角上揚,聽著面前那個年輕的學生說話。

「知識份子要對社會有所責任。」這也是老師說的,我一直都謹記在心,但是為什麼我不會選擇他當指導教授呢?我後來選擇了另外一位從大學部就認識我,帶我的老師,兩名老師相較之下一個嚴謹精準另外一外放任自由,我選了放任自由,因為我相信自己也能夠逼迫自己要求自我,但是我也好奇如果我在另外一位嚴謹精準的教導之下會變成怎麼樣的模樣?又或許,是因為老師的認真與嚴肅讓我有所親切感——因爲我也常被說是這樣子的人,所以就慢慢地感覺到親切,甚至覺得,老師就像我夢想中的父親那般?是嗎?我自己說這種話可能會很不孝,但這確實是心底那種淺淺的意識,不能說是完全的肯定或渴求,只能說,如果有那麼一丁點可能性也是不錯。

這一段時間我有做出什麼觀察嗎?其實我發現分署的工作環境也是我的領域平常不會注意到的,我們設計師時常說設計應該要深根沒入每個人的生活之中,但我嚴重反駁,在我工作的那邊根本沒有半點概念,甚至是自己身為工作的人、一位員工該有的權利與保障都沒有,那已經算是還可以的工作環境了,但卻沒有相對應的保護與統整,就這樣空放著運轉,上頭的人要表彰要功績,下頭的人累得苦哈哈。

 

2.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服役中的工作

服役中我做了波音漫畫、Openbook閱讀誌、美秀、爵士音樂還有自己的個人計畫,包含投票的mg短片、幾個比賽,還有12月的年末展覽邀請,其實事情比我想像得多,先來談談美秀。

波音漫畫是瑞儀(@elaineefang)與倩帆(@cfan.liu)從政府拿到的補助案,然後來出漫畫合輯,其實我很少在畫漫畫,都是用插畫的方式來畫,最早的一本一千零一夜也只有這個算是比較完整的,如果把巨人王國算進來也應該算吧?這個漫畫我是趁著上班空閑的時候從故事發想、角色設定、繪製草稿每天都快馬加鞭趕出來的,每天都在畫跟思考分鏡的配置,我參考了莫比斯,但可惜的是我繪畫技巧仍不足,沒法畫出那樣的精緻與科幻感,這應該也是我未來繼續努力的目標。

有趣的是在這之後我透過OB閱讀誌的邀約,再次地採訪波音漫畫的瑞儀與倩帆兩人,雖然以前就有採訪過的經驗,但這大概是我最認真的一次吧,而且採訪完還要被改稿跟修正這也是第一次,以前的採訪都是自己打完看過一次基本上就發出了,可能我真的要求不夠嚴謹吧哈哈哈哈。

美秀最一開始的合作是從拍攝MV的叡導開始,標準字與MV的歌詞,一路合作至今,然後衍伸出其他的如專輯的插圖到最近的八寶山專場海報,不過最近發生的一些大事情(參照覺醒破產一事)搞得他們人仰馬翻,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幫助他們,只能想說再製作物、設計、插畫上狠狠地幫他們撐起來吧,我覺得與美秀的合作就是在挖掘我對中文和圖像的敏銳度,我希望能夠畫出最美秀的中文字與圖像,跟著他們一起從電火王再一次飛昇。

爵士演奏會的角色設計是白輻射來找我合作的,剛好影片的導演是大學的學弟張,也是因緣際會。這個案子我一路跑真的很長的一段時間,藉此我也熟悉了如何去畫Q版小人的技術,真的是被操出來的,我自己也只能笑笑。但是結果看上去真的還蠻不錯,也謝謝Rex導演和張的努力,感覺真的蠻棒的,但也希望自己能夠不要再這麼菜。

六月的時候參與小誌,我把所有的庫存都拿去賣,後來算了我自己的收益,大概不比第一次的草率祭少,甚至有超過的(我第一天的時候就抱持著我要來玩玩到瘋的態度,所以也沒做太多的收益記錄表,賣完就賣完,沒賣完就送人)傾向,至於為什麼,是因為我直接把賺到錢的拿去買每個我喜歡攤位的作品,買一買到最後,回家看著滿坑滿谷的zine與書,心裡心算一下,居然超過自己的想像……也因此我的替代役薪水幾乎見底,每個月都是月光族,退役也沒多少的存款,再加上案子不會立刻收到款項,所以我對錢一直都有非常大的焦慮,焦慮到我甚至不想再做下去……但我是那種睡一覺就會好轉的人唄,就一直堅持到現在了。

兩者的平衡

也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對於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感終於注意到這件事情,以往都是把工作當生活來做,不管怎麼樣吃完東西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盯著螢幕做事情不然就是玩遊戲,現在不太一樣,有人拓開了我的視角,我發現臺灣還有好多地方可以去玩,或者是這個世界寬廣的比我想像的還有趣,而我根本不需要太多東西,一台電腦便能工作賺錢,我還有更多的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也更能去享受自己的生活,還有很多的書、電影、影集與風景等著我去追尋。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生活清單:起床拉筋>喝水吃早餐>工作/看新聞/整理資料/發想>午餐休息>工作/畫圖/個人創作>運動>晚上自由時間。我每天都過得蠻規律正常的,偶爾會通宵開夜車,隔天都會多睡一些時間,都很自由,只是一定要給自己自由的時間來掌控,這樣會蠻好的。而且六日一定要給自己出去喘口氣的時間,我是傾向往自然裡面跑,人群我還是不大喜歡便是。

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意識到自己變成大人了,覺得自己的身體健康更重要了吧哈哈哈哈哈~

 

 

3.專業與興趣&多元培養

專業與興趣的分別

從我念設計以來,我就常聽到:「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又能賺錢真的很幸福!」,這件事我真的無法反駁,這麼久以來我也終於在做案子的時候也能在畫圖時感受到快樂,但也同時擁有焦慮,快樂是因為我又能繼續創作賺錢,並展示自己的作品,焦慮是因為如果觸礁碰壁被否決我會很容易陷處低潮,尤其是在自己有信心的時候。而且並不是所有的案子都是有趣的,雖然我會用盡全力把案子扭向有趣的方向(可以想像是我坐在馬上然後兩手把馬的頭轉往我想去的方向,但真實的我不會這樣做,也做不到),但是結果也並不能如自己所期望,不過直到現今為止,真的很少有讓我不想再去回憶的案子……(錢少就算了吧)

雖然我喜歡畫圖,但我對於字體設計、編排還不夠敏感,留白的技術我也不夠純熟,我能想像畫面的完成與視覺的張力,但我在製作的路途上時常碰到礁岩或是擱淺,譬喻的話,我應該就是一艘巨大的茅草船,架勢都有,但是一碰上困難就很容易毀壞散裂,消失在海平面上,所以要往興趣之上更上一層,到所謂的專業,我必須再多擁有好幾項新的技能並且逐漸熟練,因此我也很有自知之明地努力地往專業那邊爬……應該吧……(吐血)

多元培養

我在這邊提到的多元培養不是指個人工作上的,而是指除了工作,人們對於活著還會去做什麼事情、對什麼事情好奇、想去嘗試什麼,像是我發現其實游泳、潛水很好玩,我想要更專精這幾項技能,還有演奏彈鋼琴,我也想去學習,去爬山,練瑜珈、養植物與魚,我覺得一個人的豐富度不只是工作,還有工作之外他對生活的渴望與追求,而不只是單一薄薄的人生只有工作,寬廣如此,我們所能踏足的地方不會只有返家與上班的那幾條路。

而且生為一位創作者,我得說有不同領域、層次、種類的嗜好絕對會豐富自己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因為每種嗜好所需求的能力不同,有的是肉體有的是身心靈有的是兩者皆要擁有,所以我相信豐富自己的生活之餘,整個人也會顯得不同,我想那應該就是氣質與自信的原點。

 

4.自己能做什麼、想做什麼

來談談自己工作上能提供什麼服務與能力吧!

我認為自己能提供插畫、文字、平面設計與簡單的剪輯拍攝,還有企劃與發想。最強的應該是視覺方面的,其次是發想,最後是策劃執行。但其實我這些方面都蠻有興趣,每個人的個性不同也會造就不同的工作個性,我可以分心一次多心製作,無法專心在同一個專案上許久時間,因為很容易感到無聊而產生疲乏感,尤其是不停撞壁被打槍,我覺得我必須讓自己習慣被打槍這件事情,讓自己能夠快速切換思考邏輯。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思想轉換,比起必須睡一覺來恢復自己的情緒,藉由別的事物,可能是玩玩貓或者整理盆栽或是房間,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那麼我想做什麼呢?大範圍地講我想做可以推廣善念好的理念的事情,藉此來幫助到社會與改善社會,然而我在分署見過太多設計所管轄不到的範圍了,那已經不是設計的事情,而是社會的層面了,設計始終是被一群人捧在手心上討論的毒巧克力,吃得恰好會甜膩開心,吃得太多會流鼻血,而那群人本身就擁有不少的資本,資本不夠或是沒有資本的人根本無法站在檯面上,就如同過去的我對設計與藝術是完全沒有概念的,學校老師也不談,生活也接觸不到,美是什麼?其實不過是自己第一瞬間反應的喜歡而已。再多的論述都無法闡明我們為何喜歡上一個人,喜歡上一隻貓,喜歡上一個國家。

無論如何,你就是得接受,有些人就是能夠捕捉到平常人無法捕捉與感受的事物。那不是用言語就能解釋的。

那麼我該如何追求到自己的理想工作呢?我看過自己的人類圖,雖然不是到非常相信,也沒有人給我解答過,但我是等待邀請比較被動的,所以我在想我應該就是一邊過活一邊做著善發出笨拙感的作品,直到有人發現到我吧。

 

5.說「不」這件事情

我很不會拒絕人,這件事情我直到最近我才發現。

除非是真的打從心底討厭,不然,當我與對方的關係處在灰色的模糊地帶時,我很難嚴正地說我不要,甚至我會因為嘗試說不要而感到不好意思,覺得自己會不會因此而被討厭。面對不好意思的感受我總是難熬臉紅,我寧可一開始就不說話最後只要自己抱持著遺憾過日子即可,如果是行動了產生的尷尬情形那還可能會導致難過哀傷或是憤怒等複雜的情緒,這些情緒雖然是我創作的原動力,但對我自己的身心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打擊,畢竟我也不是鐵造的,我猜我自己大概是更脆弱的金屬,時常破碎吧,然後每一晚都有小精靈過勞地修復我(真是辛苦他們了)。

我自己猜測,我是怕因為拒絕而被人討厭,不被人接受大概是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事情與陰影了吧。從家庭的影響開始,不停被說不是這個家裡的孩子、不能夠榮耀家庭、丟臉、成為表率……那些負面的情緒在大學一口氣爆開出來,如果我不是念設計系可以畫圖創作,我想我讀一般的大學課程大概會崩潰然後不去上課家裡蹲吧。所以我有的時候真的會為了取得對方的信任或者好感而做很多我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勉強自己或讓自己吃一點虧,給對方一點便宜,但直到出社會才發現這真的完全不好,被挨打偷吃豆腐還笑咪咪感謝人家,這真的是腦子有洞才會允許的邏輯行為。

所以我他媽的居然在快30歲才知道說「不」的重要性,喔我的天呀,我到底前面的日子怎麼度過來的。

我跟大學朋友聊,他說根本不需要去在意這些,試想如果對方因為你拒絕而不再找你或是因此改變態度,那麼這種人不交往聯絡根本也無所謂,我後來想一想,好像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聊一下自己的社交習慣與範圍好了,我是被動的人,可想而知,所以我是等待對方開口的,但是只要喝了酒撞了膽就不一樣(根本兩個人),我會變得主動開放,雖然隔天醒來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卻會感到害臊責怪自己幹嘛說這種話。但隨著工作的需要,我也必須偶爾跟陌生人談天說地,但後來我就給自己找了一個模式,就是要害羞不好意思就害羞到底,不主動吹噓誇大自己,僅僅專注在對方身上,靜靜聽對方說,等待對方的拋球,如果對方真的不太會拋球,那我再主動丟球就好,我自己覺得這樣蠻好的。

而且我的朋友也沒很多,一直保持聯繫的幾乎只剩下大學時期的朋友或是設計圈的朋友,會聯繫聊天的大概不超過20位吧……這麼一想,我後半輩子可以結交認識的朋友數量其實挺多的(根據統計資料每個人人生會有差不多的結交朋友的數量),嗯不過……還是看緣分囉?

6.台灣與我

香港的事情已經發生了破百天,身在台灣的我一點事情也幫不上,只畫了張圖聲援他們,還有寫了幾份連署單,自己的同溫層一直有種焦慮與憂愁,但是大部分的人還是沒感受到,不知道對岸已經默默地深入我們自己的生活之中,甚至是國家政府的機構之中也有對岸的觸手埋伏在裡面,在這種八面埋伏的情況下我們真的能夠存活過明年的一月總統大選嗎?

又或者總統大選過了之後,立委的選區投票又會如何呢?

我是堅信政治就是生活的選擇的人,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麼相信。如果我說你的一舉一動都被人收集資料來當作分析的data base你相信嗎?可能有些人只覺得我是無稽之談吧,或是嗤之以鼻,笑一聲說被害妄想症,但是這麼多的文章都擺在你眼前,你仍然可以轉頭說我不信,連讀都不讀。

究竟要到怎麼樣的程度,你才會相信世界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我想我還是會透過繪畫、文字與各種創作來宣傳自己的信念,就像我跟那位律師朋友說的一樣,我會不停努力讓自己在需要上場的時候支援、支撐那些默默替我們努力的人。不過有很多時候,比起努力的準備,講出自己的想法才是更需要勇氣的一件事情,在看過返校之後我更堅信這件事情了……自由不會突然降臨在你家門口,像ubereat那樣。

 

 

總結

1.替代役生活無趣的可怕,但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做所以很充實。但有很多蠻無聊的人。

2.進入下一個階段,很多事情要繼續努力跟堅持。

3.每天都要練習與運動,拉筋,保持身體健康。

4.善待他人。

5.勇敢說不。

6.追求自己理想的模樣。

作者

paixpro

我們是和平製品,我們認真的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